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宏观

8000亿债券进入回售期提前兑付压力考验

2018-08-16 15:41:18

8000亿债券进入回售期 提前兑付压力考验债市

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贵鸟”)27日发布提示性公告称,对处于回售登记期的“14富贵鸟”,公司选择不上调票面利率。截至目前,公司回购资金及利息尚无确切安排,本期债券回售资金偿付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14富贵鸟”是2015年上市的5年期公司债,投资者到第3年末可选择提前回售。由于兑付压力,该债券已于3月22日盘中停牌,在当天停牌前的交易时间内,其债券价格就跌去了42.71%。

因回售而“折翼”的不止富贵鸟一家。年初至今,已经违约或出现兑付风险的发行人亿阳集团、金特钢铁等都是在回售环节引爆风险。债券回售兑付压力提前到来,让公司债务风险一下子暴露在人前。

回售高峰遭遇流动性压力

一位不愿具名的证券公司债券融资部人士告诉上证报,从2015年开始,含回售权的公司债大规模发行,且多为“3+2”的结构设计,到2018年正好是一个回售期高峰。

“以前债务到期量和公司销售回款等现金流是相匹配的,但这些含回售权的债券到期回购资金需要额外安排。如果突然遭遇回售,对企业是种无形压力,尤其是资质较弱的企业遭受的压力会更大。”蓝石资管信用评级总监张成说。

从2014年起,进入回售期的债券规模开始放量,2018年、2019年将升至历史新高。统计数据显示,今年银行间及交易所总共有8512亿元未到期债券面临回售,为近年来的高峰。主要回售压力集中在今年下半年,仅12月单月内就有1680亿元债券面临回售选择。

伴随规模增长的是实际回售率的攀升。据天风证券研究所统计,2017年,实际回售率达到史无前例的30.93%,2009年仅为13.39%。“估计今年会有30%至40%的回售期债券需要提前兑付。”张成预测。

投资人之所以选择提前回售,是因为市场利率已发生变化。“当初因为定价便宜

8000亿债券进入回售期提前兑付压力考验

,很多发行人选择发行含回售权的债券。但最近一年来,赶上资金面收紧,投资人再以这样的利率持券就不合适了。”张成说。

流动性压力和严监管也是触发回售的主要因素。“前两年债券违约更多是因为去产能、行业结构性调整导致的,但从去年开始,国家强调金融去杠杆,这对流动性产生一定影响,再加上接下来要有序打破刚兑,市场更应关注债券到期回售的压力。”一位交易所人士分析道。

业内人士说,今年不少券商资管的体量也有下降,有的产品面临到期清盘,兑付压力不小,不能再任性地“买买买”了。对各家机构而言,今年整体流动性还是较为艰难。

此外,风控也是投资人需要慎重考虑的因素。张成认为,投资人如果觉得风险大,不管利率收益多少,也要提前行权,这总比最后兑付的风险要小些。

他强调,今年应重点关注房地产债券回售兑付压力。数据显示,今年共有1861亿元房地产领域债券进入回售期,主要集中在8月份到年末。

发行人需提前筹划

“作为承销商,为了应对回售高峰,我们的风控已经提前布局,排查各家企业情况,督促准备回售资金,目前来看问题不是很大。”前述券商人士表示。

部分融资需求较强的企业会上调票面利率,以减少实际回售量。但在张成看来,有的发行人就算提高利率,也不一定能达到投资者持券的成本,因为现在资金成本比较高。而且发行人自身风险较大的话,投资者还是会提前回售。

以上市公司神雾环保非公开发行的公司债“16环保债”为例,尽管发行人上调了票面利率100个基点至9%,投资者仍然选择全部回售,公司因流动性紧张而无法兑付本息共计约4.86亿元。

发行人的另一种应对方法是发债“以新还旧”。

张成说,有些急需展续的企业可能会“以新还旧”,但这不是长久之计,只能暂缓兑付压力,之后还需要时间慢慢消化债务。

天风证券固收研究团队认为,面对潜在的回售压力,发行人的第一层保障是自身的偿债能力,即短期偿债能力越差,越倾向于维持正的利差。在自有资金不足以应对回售压力时,发行人的第二层保障是外部融资能力,即通过其他融资渠道募集资金来应对回售引发的流动性冲击。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