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宏观

圆桌对话抓住新时代脉搏迎接股权投资新变革

2018-09-09 18:16:19

圆桌对话:抓住新时代脉搏 迎接股权投资新变革

3月17日,由私募排排、深圳市私募基金协会、平安证券、永安期货和华泰期货等联袂主办的 “第十二届中国(深圳)私募基金高峰论坛主论坛”在深圳举办。

论坛上,以“抓住新时代脉搏 迎接股权投资新变革”为主题的圆桌对话开展,深圳市东方富海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肖群先生、深圳市松禾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袁宏伟、深圳市基石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合伙人陈延立先生、深圳国中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贾巍、深圳澳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执行总裁欧光耀先生、深圳中天宏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何俊杰先生以及海林投资执行合伙人尹佳音女士参与了本次圆桌对话。

本次圆桌对话探讨了以下几个问题:(1)十九大之后,国内、国际经济形势变化和投资机会;(2)创新变革与产业新布局;(3)进入新时代,股权投资的新趋势、新挑战;(4)产业资本在股权投资市场中的影响及变革;(5)国际视野下的跨境投资;(6)多元化的退出路径。

以下为发言实录:

PE圆桌论坛(二)抓住新时代脉搏,迎接股权投资新变革

主持人:感谢第一组圆桌对话嘉宾的精彩分享,相信能给在座各位朋友带来不少的思考。接下来我们进行第二组圆桌论坛,有请对话嘉宾,他们是:

深圳市东方富海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肖群先生

深圳市松禾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袁宏伟女士

深圳市基石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合伙人陈延立先生

深圳国中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贾巍女士

深圳澳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执行总裁欧光耀先生

深圳中天宏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何俊杰先生

海林投资执行合伙人尹佳音女士

欢迎各位老总,由于时间关系,我们直接进入正题。

我们知道现在两会正在进行中,两会上透露出很多信息直接决定未来经济政策的发展方向,结合现在两会的新动态,结合国内、国际形势的新变化,我想问一下在座的大佬,你们对于未来的投资方向会有什么样的选择,偏好什么样的投资方向?有请东方富海的肖总说一下?

肖群:一两句话介绍一下东方富海,东方富海是在深圳成立的一家本土的股权投资机构,一直专注于在一级市场投资,成立到现在也有12年的时间了。

主持人这个问题很大,股权投资去年发生的几件事情让投资界特别深圳投资界思考的事情:一是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在去年、前年的博弈、效益上产生了比较大的差异,也就是说美元基金的投资效益比人民币的投资效益有很大的提高。二是互联+和+互联对于企业的成长,对于企业标的的选择已经有了非常重要的变化,前两三年说拥抱互联,投资界来说怎么拥抱,拥抱到什么程度、什么节点没有深刻的认识,去年来看有了非常非常大的认识。三是大家看报告可以知道,第三产业,服务在整个GDP的比重在快速提升,现在大多数企业看到可投资的标的、大的标的和我们现在看到的“独角兽”,绝大多数是服务类的公司,以前深圳本土机构包括我们,以前以产品为盈利模式的中小板、创业板的上市现在碰到了以服务、以非PE、非价值、重塑价值定义的标准来看,这对我们创投企业都产生了非常大的变化。谢谢。

主持人:谢谢肖总,接下来有请松禾资本的袁总。

袁宏伟:谢谢主持人,非常荣幸,刚刚台上投资人都是我的LP,今天能有这个机会借这个场合和在座的LP以及其他的同仁们汇报一下,也是很好的机会。松禾资本是根植于深圳很传统、很老的创投机构,90年代开始做早期的投资,从2007年开始用松禾的品牌到现在也有十年的历史。从2014年开始,我们的机构投资人开始占比更多了,同时我们在基金募集的时候,拿到来自各方面的资源更多了,尤其是引导基金和各类的母基金以及银行。2014年之前,我很赞同刚才肖总的说法,基本上都是个人LP,从2014年以后,我们机构投资人的占比已经超过80%,个人的比例越来越小,当然我们做的基金规模也逐渐的增大了。

刚才符总介绍母基金的时候说了外国的情况,国外的母基金留下来的概率不到30家是正确的,因为我在加入松禾之前是在JP摩根,JP摩根也是一家比较传统、比较老牌的资产管理机构,我们做股权投资这块是650亿美元,实际上这650亿美元虽然很少有母基金出资的,但是依然是超过90%都是机构投资人出资的。机构投资人并不一定以母基金的方式出现,比如说家族工作室、各种类型的慈善基金以及养老基金,像我们非常大的投资人有达拉斯的消防员退休基金、美国最大教师退休基金。未来有品牌的公司依旧是以机构投资者为主,机构投资人的形式可能各种各样,他的专业性,对投资机构长期的表现考察可能会更关注,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还是很有信心的。

我再回答一下主持人问的问题,我们也非常关注两会和十九大以后的变化,我们更感觉到的是,像松禾这样专注于投资早期的中国市场上在产业升级以及将来发展方向上必不可少的科技创新需求,支持力度反而是越来越大了。比如说资本市场的脱虚向实,以及全国各地对创新的支持,各地各种各样的引导基金投入创投行业,对我们来说反而是春天来了。对于松禾,我们继续坚持既有的,专注于早期投资,适合于中国经济发展高技术的基因,我们对今年还是很有信心的。

主持人:谢谢袁总,下面有请基石资产的陈总分享一下对于未来投资方向上您比较关注那些方向。

陈延立:谢谢主持人,谢谢大家。我是深圳基石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的管理合伙人陈延立,我们基石资本也是在深圳最早的一批PE机构之一,刚才袁总提到松禾,以前叫深港产学研,我们和深创投、达晨是最早的一批机构。目前我们管理的股权投资产品和其他相比有我们的特色,我们在VC、PE、并购、定向增发包括二级市场环节都有一些布局,目前我们管理的资产规模达到了450亿,也获得了快速的成长。

昨天基石资本的双创债获得了深交所的备案批准,也是国内比较早的发行双创债的机构。我们过往投资的项目并不多,我们累计的投资项目一百多个,说明我们投资的重点是非常突出的,我们对重点项目的投资单笔的金额比较大,形成我们的重点投资、重点服务的特色。

说到对未来的展望,大家都注意到两会前后独角兽上市,BAT海外的科技公司回归,这个跟在座各位关系非常大,大家多多少少都投了一些独角兽,大概率来说会享受到最近这一波的政策红利,也会引起大家一段时间的关注。

我想说,其实我们在市场上已经这么多年了

圆桌对话抓住新时代脉搏迎接股权投资新变革

,投资是个长期的过程,独角兽也不是一日之间出现的,一方面有风口、有政策红利会促进市场对创业投资、PE投资的关注,对吸引社会资本的流入是非常有帮助的。另一方面扫除一些新经济的项目,他们在资本市场挂牌上市的障碍,让大家的投资有比较早的变现安排,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

另一方面,这些“独角兽”、风口每年都有,大家可以看一看每年大家讨论的关注点都略有不同。我们作为长期在市场上耕耘的PE机构来说,更主要的是要创造风口、创造“独角兽”,而不仅仅是追逐风口,不仅仅是看到有风口出现的时候一拥而上。

就我们关注的方向来说,这些年来并没有特别大的变化,我们的思路非常清晰,关注新兴产业,比如说人工智能、生物医药新药研发、自动驾驶等领域有持续的研究和跟踪。另一方面中国是很大的经济体,消费的层次是非常丰富的,而且各个地方的东中西部的发展也各有特色,中国这么大的消费市场,我们对消费领域包括养老,快消品的关注也是非常持续的。希望每过几年在一些政策的触动下,行业都有快速的发展,相信在座的GP未来都是强者恒强,不断为大家带来更好的回报。

主持人:接下来有请国中投资的贾总。

贾巍:国中是新公司、新品牌、老团队,国中包括我们管理的基金叫做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我们是2016年年中成立和开始投资的,基金总规模60亿,由国家财政部出资15亿再加上深圳市市政府的配套资金,不到30亿,50%稍低的比例。社会募资、民营出资50稍高,这是基金的情况。我们的管理公司只管理这样一只基金深圳国中,国中的组建也是起创于深创投,也是一个民营化的管理基金。

我们这只基金的投资是10+1,也是比较长的,支持国家中小企业的发展,投资期要求比较快4+1,现在已经到了第二年结束第三个年头,我们在一年半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一共投资了20多个亿的出资,有80个左右的项目,投资的效率还是比较高的。

主要的投资方向跟深创投类似,这样的基金规模必须是综合性的基金,要投资PE、VC早期阶段,TMT、消费、文娱、生物医药、节能环保、新材料、新能源几个方向,主要投资于A轮和B轮,我们也会配比不超过40%的PE阶段晚期投资,这是我们基金的整体投资情况。

投资的主题来说主要有两个,一个是科技,一个是消费升级。我们也谈了很多年的科技,之前我在深创投负责TMT板块的投资,内心来讲我们做了十多年VC的投资,我一直觉得中国是没有全面创新的科技,包括我们已经上市的公司、投资大量的公司,事实上都是一些应用科技领域的革新,实际上完全的自主创新和国际领先的东西是不多的,这有我们发展阶段的问题。但是从2016年到2017年开始我们也关注到整个企业界发展的情况,我们觉得中国原创科技和真正的技术创新已经有了产业化投资的基础,包括我们在一些新的新兴科技、TMT领域的技术人才、起点已经不输于全球的领先水平,所以中国站在新的起点上,真正的科技创新已经具备的初步的价值,所以科技创造这些方面,不管是在TMT领域、生物医药领域,我们都会作为很主要的投资主题。

第二个主题是消费升级,就像现在我们说不管是科技的引领最后拉动经济的都要落实到老百姓的消费,不管是实物消费、精神文化领域的消费,不能形成消费的到最后都是没有真正实现实体的价值,消费领域我们会有新品牌,不管是渠道品牌还是产品品牌,还有一些文娱、动漫等,这些都是我们希望长期投资的。

主持人:谢谢贾总,接下来请澳银资本的欧总谈一谈您的看法。

欧光耀:感谢组织方让我又有机会推介一下澳银资本,起源于新西兰,我们的体量外币基金起源于三四千万比较小的家族基金,到现在持续滚动投资,到目前是6个亿美金的体量。人民币基金我们每一到两年保持两到三个亿的增量,按照我们的定位是精品VC的定位。

创业投资最大的吸引人的地方就是把握经济波动的规律,从中赚取较高的收益,所以只要整体经济是维持波动向上的,机会就很多。包括从十九大以来,我们两个非常明确的战略,一个是我们着力于实体经济。另外一个战略,经济的增长从追求速度到追求质量的转变,其实这个是作为我们创业投资机构为希望看到的,在这个大的战略背景下,我想我们的机会和方向第一个是把握我们自己专业、擅长的方向,也就是健康中国的战略。第二个方面是把握我们眼前的机会,植根于本土的机会,就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机会,大的方向就是这几个领域,谢谢。

主持人:接下来有请中天宏信何总。

何俊杰:谢谢主持人,谢谢大会的邀请,中天宏信我们切入到中国,成立的宗旨,首先是把国际资本和资源切入到中国,也希望把中国的优势企业可以带出中国,今天分享三个点:

1,中国的十九大、两会有几方面的政策,首先是“一带一路”的政策,作为我们国际资本来讲,国家政策走出去、引进来给国际资本公司一个机遇,可以把中国央企在“一带一路”国家投放,让我们可以与国际资本对接,把中国的企业项目带到“一带一路”国家,引进国际资本。希望把国际的资源和资本、“一带一路”的项目引入到中国,这是第一个观点。

2,我们切入到中国投放的经验,我们在股权投资发现有很多股权的优质企业他们除了欠缺资本以外,他们是欠缺资源,我们在过往一两年在一些特定性行业的投放,比如说清洁能源,清洁能源的投放我们除了投资资本给予被投资的企业之外,我们也会把国外的资源开拓的市场给予被投放的企业,除了有资本的支持以外,也可以在发展中拓展。

3,从事资本投放退出是很关键的要素,都是我们关注的。我们集团一直专注在香港的证券市场和上市市场,今年香港联交所又推出一些新的政策探讨,包括同股不同权的政策,包括生物医药、生物科技的公司可以没有盈利的情形下允许在香港上市,为中国企业搭建红筹的架构可能需要比较长的时间,大大缩短红筹架构在香港上市的过程,相信都会对中国的企业在选择退出路径,在香港作为上市平台会有一些帮助。

希望在往后我们集团包括国际资本切入到中国会有更加美好的发展,谢谢。

主持人:谢谢何总,更多给国际国内资源、项目带来一些对接的平台。接下来请尹总分享一下,您看好什么样的投资方向?

尹佳音:谢谢主持人,参加这个会议很荣幸,能跟在座大咖分享未来股权投资的方向,大部分是深圳的投资机构,海林投资作为北京的投资机构能参加是一大荣幸。刚才有位嘉宾在说,欧洲要求女性在董事会占30%,德国是40%,从GP的角度和嘉宾的团队来看,未来股权的趋势就是多元化,女性GP占到一半了,这是第二个荣幸。

海林投资目前是一家专注于产业投资的私募股权基金,我们目前的管理规模是233亿人民币,11亿美金,集中的投资领域是泛半导体装备投资,我们成立以2005年,至今是13个年头,主要以产业投资为主,做得比较细分和聚焦。

今天的主题是股权投资未来的发展方向,我个人理解,因为中国的股权投资发展到现在也还是青少年的状态,随着十九大之后,现在两大趋势:一是降杠杆:二是十九大的时候把集成电路、5G、生物医疗等列入了国家的战略产业,未来的两大方向,一个是降杠杆,一个是把企业前所未有的提到国家的战略层面。基于这两个,对产业基金的未来发展方向,我们提出了一个战略,未来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未来的股权投资还是在细分产业领域。两个基本点:一是专业、深入;另外一个是多元化,专业深入的角度来讲,我们要做自己最懂的行业、最懂的投资,不去受外界的影响,做自己坚持的东西。股权投资、产业投资是高风险、高回报的行业,怎么样规避风险?一定要做自己比较看得懂的产业和自己最懂的专业,要做更细分,这样的话才能把风险规避掉。

第二个是多元化,刚才几位也提到了,十九大之后,未来“一带一路”的路线下,我觉得就多元化投资里,我认为海外并购、跨境投资这块也是未来很大的发展方向。跨境并购这边,我的理解,虽然这几年是比较热的,仍然处于比较初级阶段。2006年我们可以对标全球海外并购做得比较不错的日本,日本2016年全球海外并购的总额大概1980亿美金,中国2016年的海外并购总额1600亿人民币,和日本对比,应该看到中国在海外并购的体量,仍然不足日本的1/10。2017年1600亿是下降的,上半年的时候吉利刚刚并购了奔驰的克莱斯勒,也是新的发展。2018年这个数据会有所增长,就海外并购这个方向来讲,中国可以借鉴一下日本的成功经验,有一些成功的经验,也有一些失败的经验,中国和日本是可以对标的,80年代的时候日本已经成为全球的第二大经济体,现在中国是全球的第二大经济体,因为同在亚洲,从人口的衰老率到人口的集中率,人均时去做对比可以发现,日本有一个并购的浪潮,日本的海外并购有一部分的成功经验,实际上是对日本经济有很大的影响,对外海外并购出去的话,建议还是要做多元化和细分的领域,而不能贪大、贪阔气。海外并购都贪比较大的并购,中国刚刚走出去,为了能获得更多的机会,有的时候不谈价格,也不谈结果,直接去并购,这种方式对未来股权投资,我个人的理解未必是良性和理性的,我们想规避。未来在海外并购、多元化,希望更多并购细分行业的龙头,不要看总的交易额过大,而是真正和国内的产业结合的方式。

今天最终分享的话题来讲,未来的股权投资规律和趋势还是两条:一是以产业为本;二是多元化,比如说海外并购、多元化的退出方式,这个对五年的私募股权基金发展是有这样的趋势判断,谢谢主持人。

主持人:尹总有做一些跨境的投资?

尹佳音:对的。

主持人:细分的行业龙头能举例说明类似什么样的行业吗?

尹佳音:海林基金旗下有一个基金已经成立了十年,国内主要布局泛半导体行业装备,这些企业很多已经上市,我们这些公司,2018年、2019年两块资产包和现在主要的策略,还是OLED设备,整个泛半导体领域中游制造、智能制造的投资都是非常大的。比如说紫光在南京的半导体总投资大概是2000亿人民币,有800亿都是设备采购。现在中国半导体并购还停留在后端的封测和前面一部分驱动IC设计,装备这边的并购做得人还是比较少,这是一个更细分的领域。总的量来讲还是非常大的。单体就是800亿,全球半导体装备一年的采购量是165亿美金,海林目前集中于比较细分的,目前2018年OLED领域装备并购。

主持人:谢谢尹总,接下来的问题我想请肖总补充一下,您更多谈的是对于行业变化您正在思考的问题,投资方向您有什么看法?“独角兽”现在是风口,对创投行业大家一直以来关注科技创新,除了这个方向您还有没有补充?

肖群:东方富海结合自己的投资业绩、结合自己的团队是四个主要的行业:一是TMT,现在规模也是比较大的;二是节能环保+新能源;三是医疗健康;四是结合深圳的先进制造业。有很多行业我们没有碰,比如说消费行业,在座机构有的做得很好,我们一直没有加入这个行业,可能和我们以前投资的业绩不好,或是跟我们的团队基因有关。从股权投资的角度,这个行业要更加赚,同意刚才尹总讲的退出要多元化,投资一定专业化,这四个方向对于东方富海来说可以深耕下去,这四个行业都是非常好的行业。谢谢。

主持人:简单总结一下各位的观点,对于投资方向上,不管什么样的行业,大家尽量不要多元化,尽量找自己了解、熟悉的行业,不管风口、未来的趋势是什么,选择自己熟悉的行业就行了。

接下来想问一下袁总,我们都知道股权基金发展得非常快,很多的基金往一级市场涌,大家公认的问题是,现在好的公司估值普通太高了,简单来讲,一级市场的钱很多,可投的好项目、价值合适的项目比较少,您会怎么应对这样的问题?

袁宏伟:这种现象的出现我觉得可以从两个方面看:一是股权投资越来越受重视了,不管是从国家层面的若干个上千亿的投资基金出来,以及各种资金来源,尤其是资管新规之前,资管新规之前很多银行纷纷拿出钱来投到股权投资。去年有一只基金还是我们规模最大的基金,我们基本上都是投早期,也是专业化基金,原来单只基金的规模都在5个亿以下,我们做了30亿的基金,后来超募了。30多亿的基金,1/3的钱是从银行来的。股权投资这块的资金越来越多了,如果用策略上做一下细分会发现,投PE阶段和中后期并购,跟二级市场和退出更近的资金占绝大多数。我们看到中期协的统计,私募股权基金超过了10万亿,这里面很少一部分是投真正的早期创业投资。所以相对来说创业投资得到的重视还是不够的,我想这可能是跟刚刚东方富海同仁说得也有关系,早期投资是需要积累、需要专业化的团队,甚至是你公司的基因,所以不是有钱就可以投得到的。项目非常好你也不敢投,因为估值的方式都是不一样的,你觉得已经非常贵了,你是用PE的方式,用市盈率的方式,可能我们估值完全跟这个没关系,跟市盈率完全没关系,我看他的技术以及市场应用场景可能是平台级的,进口替代的,市场已经都在那里了,原来一直都是进口的,我们是国内的技术,可以用更好的技术、更低的成本替代它,市场已经在了,做出来就有非常广大的应用,这个怎么估值呢?到底是低了还是高了?更多接近后期的投资人观点是不一样的,这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您投得比较早期这方面的困惑不是太多?

袁宏伟:对的。

主持人:陈总会有这种困惑吗?钱多好项目比较少?

陈延立:各个机构在成长,资金涌进PE领域的趋势还是非常明显的,这种情况下出现资金追逐有限的项目,导致有些项目的估值偏高,大家可能感同身受,各位这方面的感受是一样的。这种情况下我们还是会比较谨慎,估值高不高一个是你对这个企业未来的发展怎么看,如果你看透了,你认为未来的发展前景很大,别人看来估值比较高,在你看来是在我的预期范围内,可以稍微大方一点出价。如果你对一个领域的研究、跟踪并不是很持续、很长期,而是风口来了,大牌机构投了,别人竞争的候就不断往上抬,这也是不太理性的。

还有一个是对未来盈利的预期,对退出周期、对一级市场、二级市场差价的预期可能有过以乐观,我们在中国做PE投资还是面临退出方面的不确定,大家也不要在某个时点上觉得IPO放行速度很快,就会觉得明天可以迅速脱手,往往事与愿违。我们看到前面的IPO速度很快,过会率很高,后面惨不忍睹,往往是大家不寒而栗。这在中国资本市场也是一个常态,这就导致我们在市场上做得比较久的机构,面对普遍估值较高的环境下还是保持一点冷静,一方面功课做深、做扎实,对盈利的跟踪,特别是VC阶段、新兴行业阶段的投资,考虑功底和眼光,否则会死得非常难看。

主持人:我觉得这个问题早期、中后期都简单做了分享,再来问一下贾总下一个问题,现在很多的产业资本对股权市场热情很高,前两天腾讯投了一半的“独角兽”企业,产业资本加入这个市场,您觉得对这个市场有什么样的影响,您持什么样的态度?

贾巍:产业资本对我们这个行业是一种特殊的力量,我一直在TMT行业投资,特别感受到BAT的压力,一旦BAT看中的企业出手是非常重的,不管是在出价还是出的资金额方面,对我们非产业资金的投资人来说形成非常大的压力。我觉得这是好事情,不管是腾讯还是阿里有巨额的资金用于投资,也正是因为他有这么多的盈利才能从事一些新的创新。一般没有那么高的积累和利润率的企业是很难做一些很写意的事情,整个产业中,特别是TMT产业中有这样巨头的存在,对一些新模式的创新、新技术的引领,我觉得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不可否认他们引领的作用要比一般的财务投资人肯定要强,但是在这种引领的力量下,各种投资人、出资人都有不同的角色,而且企业也会做出不同的选择。

我们看到市场上不管是腾讯、阿里,百度现在投资的欲望、力度并没有他们那么大,这两家之外他们也是有一个投资主题的。之所以他们出资大的部分,有一段时间他们在出行方面特别用力,有一段又在新零售手特别用力,有一段又在技术方向特别用力,我们看到他们投资的主题,不是他特别用力的范围内又忽视了一些东西,对于我们专业化持续的投资基金来说,我们不会一段时间关注这个不关注那个,我们要打组合拳。他们努力争抢的领域我们会回避,我们会打长期,作为IT行业的创业者也不是有非常多的机会拿到BAT非常大规模、很不可思议的投资,刚好有这种机会他们重点投资的风口,其他大部分人还是要寻找广泛的财务投资人和私募基金。

另外一部分是TMT行业从业的企业他们也会有自己的考虑,比如说竞争格局中是不是要那么早的站队而失去了和其他机构合作的机会。比如说你要配合他的产业投资放弃自己的想法和自己的发展分享,这个时候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创始人有不同的想法也会做出不同的选择,大家打这样的组合群对整个产业投资会是更丰富的资金来源。

主持人:谢谢贾总,今天的会议议程安排非常紧,接下来的时间不多了,最后的时间请每一位台上的嘉宾,假设现在在座的是你们一位好朋友,他们也要进入到股权投资行业里,问您一些建议,您会给您的朋友一些什么样的建议、什么样的忠告?

欧光耀:说到忠告,前段时间朋友圈都在刷屏,私募基金募集已经超过12万亿,表面火热的背后我们观察一下数据,在过去十年的时间,我们股权投资金额不到3万亿,也就是说12万亿大体量中只有不到25%的资金投出去了,60%、70%的资金是闲置的,投资3万亿中退出不足3000亿,投资中有10%退出。给大家的忠告是表面浮夸的背后看一些隐性的数据,看哪个机构、管理人能给你基金整体带来长期、持续、稳定的收益,这个是最重要的。

何俊杰:我们作为投资机构,希望过往分享经验是我们来投一个产业或是某一个公司,除了做财务投资人以外,希望我们可以专注一个产业,可以把我们在领域下的资源带动给这个公司,带动给这个产业,真正达到产业的投放包括股权的投放。

尹佳音:忠告就是,投资应该慢慢来,谨慎谨慎再谨慎。

肖群:投资行业是非常非常难做的行业,没想清楚千万别进来,已经进来了我建议你从专业着手,投资真的不是看财务和法律,一定是看专业,如果你真进来了,希望你花三到五年的时间研究一个细分、有前景的行业,研究完了有成就了、有想法再进入投资会顺一点,否则你的职业三五年就到头了,谢谢。

袁宏伟:前两天在投资圈里热传的是徐小平说他对区块链要ALL IN把房子都卖了,任何你看得多好的行业都不要ALL IN,因为创业投资是需要有长期资金的安排,一定要有分散,另一个是要专业,因为只有专业的投资人才能找到专业的团队,在这个行业里才能长治久安。

陈延立:我的看法和肖总类似,很多的新机构、一些朋友经常找我探讨这个话题,给大家的建议:一是投资有风险,要谨慎;二是要做出自己的特色、做出自己的差异化,一些细分领域建立自己独特的优势;三是除了做投资以外,做公司是要把投资当成一个公司来做,不但是投资还有品牌宣传、募资。给大家的建议是多和今天来的大佬搞好关系,多参与私募排排的活动,谢谢。

主持人:由于时间的关系,上午的两场圆桌论坛到此告一个段落,大家都有意犹未尽的关系,陈总说可以和大佬们搞好关系,大家可以跟大佬交流一下,谢谢各位。

上午的论坛结束,感谢各位的参与,下午两点论坛继续开始,下午论坛将颁发私募排排2017年度私募基金的系列奖项,哪些优秀机构能获得殊荣,我们拭目以待。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