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国际

电信开放力度大民资反应谨慎

2018-10-28 21:14:32

电信开放力度大 民资反应谨慎

尽管近来电信领域频频向民间资本抛出橄榄枝,但民间资本并没有表现出同样的积极态度。

“从过去的案例来看,在基础电信运营市场上,与电信运营商正面交锋是没有生路的。”一位拥有数亿资产的私企负责人这样表示。

对此,权威专家表示,在中国经济增速下滑的背景下,大型国有公司再不改革就很难有发展。从这个角度来看,吸引民间资本还需要政府和国有资本做更多的努力。

传统市场:基本没有剩余空间

由于长期以来境内投资领域狭窄,这家私企的负责人已经在准备海外投资。“企业想走出去、产品走出去,首先是要人走出去,因此,选择移民也是拓展事业领域的一种途径。”

而有这样心生退意的企业还不少,中信络及其运营的骨干奔腾一号就是其中之一。

成立于2000年的中信络是中信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拥有奔腾一号骨干光缆。但由于其骨干规模还局限于省会城市,与电信、联通的骨干规模不可同日而语,没有形成全国一张的规模,也无国际出口带宽牌照,导致跨省市速龟速、国外站无法访问等情况,其用户体验很不理想。

对此,那位私企负责人评价说,“中信络及奔腾一号在民资电信运营市场上显然具有一定的含金量和竞争力。它的市场开拓状况尚且如此,其他民间资本就更不用说了。”

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产业研究室主任史炜称,中国传统电信业务存在严重的客户集中,这就在市场规模上基本抵消了新进入者从事传统业务的发展机会,并且要面对高昂的进入成本,民间资本当然不干。

参股运营:盈利门槛高不可攀

针对民间资本的顾虑,工信部6月底发布的《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一步进入电信业的实施意见》(简称“《意见》”)给出了一些的解决方案。但有些方案对民间资本而言,一样是遥不可及。

例如,《意见》提出,鼓励民间资本以参股方式进入基础电信运营市场;鼓励基础电信企业在境内上市,通过降低上市公司的国有股权比例或增资扩股的方式引入民间资本;支持基础电信企业引入民间战略投资者。

对此,史炜提出,目前,三家国有垄断性运营商的资产总额合计达到万亿元的量级。与如此庞大规模的国有资产合资、合作,并要拥有运营权和话语权,将需要那些民间资本具有超强的资本规模和资本调控能力。

即便有些民间资本以参股的方式进入,也很难通过获得充分的股权,从而取得参与运营决策和管理的权力。因此,参与建设的门槛虽然不高,但试图获利的门槛高不可攀,民间资本只能退舍三分。

移动转售:国企应该更加积极

尽管如此,史炜认为,《意见》还是在许多方面取得了实质性的突破。

例如,《意见》鼓励民间资本开展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通过竞争促进服务提升和资费水平下降,为用户提供更便捷、优惠和多样化的移动通信服务。

移动通信转售业务,是指从基础电信运营企业购买移动通信服务或租用移动基础设施,包装成自有品牌,重新定价后,再转售或出租给其他电信业务经营者或电信用户使用,从中获取利润。

史炜说,被封闭近10年的转售业务终于开放了,尽管它仅仅限定在移动业务领域,但也是一次不多有的突破。

他认为,目前,国际电信业市场已经进入运营多元化、技术融合化、产业集中化、竞争全球化的相对成熟阶段,大量新的业务和运营方式正在进入和冲击我国的电信运营市场,特别是融合业务,以及开放的、统一的智能应用平台技术,已大规模渗透到我国电信应用与服务市场。

由此,尽快开放电信基础运营市场不但是市场发展的要求,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要求,是积极参与国际合作与竞争的大趋势,是建立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和优化资源配置的必然趋势

电信开放力度大民资反应谨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