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公司

乐视网调整高管去贾跃亭化新乐视危机能除吗

2018-09-18 18:39:34

乐视调整高管,“去贾跃亭化”,新乐视危机能除吗?

去贾跃亭化就能化解乐视危机吗?这只是个开始。

15日,乐视CEO梁军连续发布邮件,调整高管,范围包括了内容会员、版权运营、产品技术、行政人力、知识产权、战略运营和政府公关等九人,涉及之广,密度之频,级别之高,实为自2016年底乐视生态危机以来之最。

梁军这些调整都有哪些玄机?

1. 双CTO局面结束,爱奇艺系的袁斌上位

新的人事邮件显示,袁斌被任命为乐视CTO和乐视云董事长,乐视云CEO吴亚洲向袁斌汇报。

此次升任乐视CTO的袁斌,在加入乐视前,曾为爱奇艺产品技术VP。今年6月,乐视总经理梁军曾任命乐视致新营销传播副总裁任冠军出任乐视市场传播营销高级副总裁,兼乐视致新CMO。任冠军于2014年离开爱奇艺,加入乐视致新。

看起来,梁军对爱奇艺系高管偏好挺明显。

虎嗅曾在2014年报道过(《乐视的故事,跑步上了云》),乐视云成立于2014年1月底,董事长是杨永强。他在2005年就加入乐视,历任乐视技术总监、副总经理、CTO和乐视云董事长,同时也是乐视VP,可谓追随贾跃亭已久的元老级的技术高管。此番突然去职,耐人寻味,可以看作梁军将乐视去贾跃亭化的又一动作,至此,乐视的双CTO局面彻底结束。

另外,杨永强还是持有乐视股份的高管,持股数量达到1104.31万股。公开资料显示,杨永强的聘任期应为年。目前,官方并未宣布他的新去向或新职位。

2. 财务与人事大权,都在融创手里了

来自融创系的乐视非独立董事杨淑青,此次被任命为高级副总裁(SVP),主要负责人力、法务、财务、行政等基础性关键部门。

事实上,曾经在2004年起就追随贾跃亭的乐视财务总监杨丽杰,已于今年5月离职,后转任乐视控股全球监察及内审副总裁,取而代之的是新的财务总监张巍,这意味着贾跃亭的财务心腹被清除出乐视。

自乐视危机爆发以来,其人事安排屡受诟病,此番人力负责人的变动,将意味着从2011年开始任乐视人力副总裁的蒋晓琳也将受制于融创。

3. 对刚被《人民》点名的乐视来说,GR比PR重要

值得注意的是,此番乐视人事任命邮件中,提到了任命顾婷婷为政府事务总经理。这意味着乐视将加强GR(政府公关)的力度,考虑到乐视自成立以来就特别重视政商关系,加之8月14日《人民》发表署名评论《莫把工具当目的》,公开点名乐视:

作为股价一度高达179元的红公司,乐视在这个夏天跌下神坛,创始人贾跃亭辞去一切职务。看客唏嘘,一个靠讲故事不断融资求生的企业、一个用概念创造高估值的时代,或许早该结束了。

看起来,此番GR经理的任命也不意外。

不过另一个征象是,乐视控股的PR体系却在全面溃散。根据虎嗅得到的消息,乐视控股在过去几个月中,将上百人的公关团队裁减至不到30人。

4. 张昭虽未做CEO,但CCO算是happy ending了

请张昭主管乐视内容业务,并非梁军一时兴起

乐视网调整高管去贾跃亭化新乐视危机能除吗

在2016年2月那一波高管调整中(见虎嗅刊文《乐视高管大调整,你需要关注哪些细节?》),贾跃亭就给了张昭影视互联事业群总裁的头衔,按乐视内部传言,乐视影业并入乐视之后,张昭有望掌控整个乐视,并成为乐视整个集团视听业务的负责人。

但可惜天不遂愿,在乐视危机爆发后,乐视影业竟成为乐视生态中最优质的业务资产之一,而乐视董事会选中了梁军接替贾跃亭主持全面工作,在通往内部权力的道路上,张昭虽然功亏一篑,但收之桑榆,算是一个happy ending了。

总的来看,本轮人事调整只是梁军将乐视与贾跃亭做实质性切割的常规动作,而根据媒体报道,孙宏斌还有意将乐视改logo,甚至改名。

全面去贾跃亭化、去乐视化的时代即将到来。

新乐视危机未除

最近一段时间,新乐视组织变革不断加速,通过上述调整可见,孙宏斌出任董事长后的新乐视管理层已经基本到位。在新体系中,张昭主管内容体系,袁斌主管技术体系,人力资源、法务、财务及行政管理均由融创派驻的刘淑青负责。

其实这已经是乐视两个月来第二次大规模进行高管任命。6月14日,梁军便曾发布内部邮件,宣布任命任冠军为乐视市场传播营销高级副总裁,兼乐视致新CMO,任命毕琳为乐视人力资源副总裁。在乐视组织变革的背后,是其依然严重的资金危机,乐视需要一次彻底的变革。上周末乐视的一则公告显示,乐视第二大股东融创中国旗下的嘉睿汇鑫将其所持有的乐视1.71亿股全部质押给中信信托。按照乐视停牌前的每股30.68元/股计算,融创质押的乐视股权价值为52.37亿元。此次质押的股份是今年1月嘉睿汇鑫以35.39元/股的价格从贾跃亭名下受让而来的,当时作价为60.4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贾跃亭以及乐视控股合计持有的乐视股份约5.24万股,占总股本的比例为26.27%,目前仍处于冻结状态。这是乐视一系列危机爆发后,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对乐视失去信心的表现。

7月3日,贾跃亭及妻子甘薇名下超过12亿元的银行存款已被银行冻结的消息曝光,资金问题主要源于乐视移动对银行的欠款;7月4日晚间,乐视发布公告称:乐视收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贾跃亭通知,获悉其本人及其控制的乐视控股持有本公司的部分股份被冻结。截至2017年7月3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贾跃亭及乐视控股持有的公司5.19亿股已被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等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26.03%,冻结时间为自冻结之日起三年;其所持有的公司2.83亿股被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轮候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14.2%,轮候冻结期限为36个月;7月底,中国建设银行北京光华支行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为由,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查封、扣押或冻结乐视、贾跃亭、乐视控股、贾跃民(贾跃亭之兄)财产共计2.5亿元。

乐视的资金危机让外界失去了信心,该公司的业务也受到影响。根据乐视此前公布的2017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今年上半年乐视净亏损6.37亿-6.42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盈利2.84亿元。

上市体系与非上市体系加快分割

在融合CEO吴纯勇看来,在目前的情势下,乐视不断进行高管更换,一方面是为了减轻贾跃亭时期延续下来的负面影响,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更彻底地将上市体系与非上市体系实现物理分割,让乐视迎来新生。

北京商报了解到,在人事方面,此前乐视已有一批乐视致新出身的负责人随着致新系高管入驻,尤其是一些主要部门如市场销售,是孙宏斌及梁军重点调整的对象。而随着张昭的任命,原先归属于乐视的部分内容面职能也转移至原先的乐视影业团队。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出任CTO的袁斌正式接任了此前担任乐视CTO及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永强的职务。据悉,杨永强于2005年加盟乐视,是贾跃亭成立乐视早期的创始成员,后出任乐视CTO。

据乐视相关负责人透露,至此,乐视上市体系和非上市体系已经完成了物理分割。

关于乐视上市体系未来的走向,梁军此前曾公开表示,在推进解决关联交易的同时,乐视、乐视致新采取了多个方式开源节流。梁军坦言,目前乐视上市体系资金仍旧紧张,在此背景下公司全面转向以大屏为全部业务核心,当乐视重新聚焦回到大屏赛道,摆在乐视面前的当务之急仍是如何获得资金,随后才是将业务推回正轨。

这样的陈述已经不止一次出现在梁军的口中。也就是说,未来乐视视频、乐视影业将围绕乐视超级电视这块大屏做重新调整,大屏运营的风口已经到来。

在吴纯勇看来,互联电视不同于传统电视的地方就是它对于用户、对于内容的运营优势,传统的电视只是一个硬件商品,负责传输有线电视信号,用户只需要关注硬件性能即可。而互联电视,更像是沟通用户的桥梁,可以了解用户的喜好、行为习惯,为他们定制出相应的个性化服务。另外,两者之间还有一个很明显的区别,传统电视的收入几乎是一次性的收入,也就是卖硬件的收入,而互联电视的收入则更加多样化,例如付费内容收入、大屏广告收入、大屏购物、游戏收入等。在电视端,我们有稳定的用户群,每天500万开机用户,就算不再卖新电视,公司每年还能收回好几个亿。梁军在接受采访时坦言。

此外,乐视今后最重要的一个调整就是版权方面的调整。梁军表示,如今的影视剧版权售价持续上扬,一部剧的独播版权动辄几亿几十亿元,各大视频站为了留住用户砸下大量的金钱购买独播版权,这种方式对于现在的乐视来说的确不现实。在电视端运营,不需要那么多独家内容。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很多采购剧的策略就发生变化了,一部分自制,另一部分买极少数的独家剧,剩下一部分钱用来买铺底的版权。这样一来,版权投入就下来了,不会像别人那样烧钱。

除了乐视本身的业务和人事调整,最近还有消息称,融创接下来会引入战略投资者。据相关人士透露,在贾跃亭离场后,刘强东(微博) 与孙宏斌进行过洽谈,京东对电视硬件业务兴趣颇大,阿里巴巴方面也对乐视资产表现出兴趣。不过,这个消息目前还未得到证实。

乐视2017年人事及业务调整

■5月21日 贾跃亭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但仍担任董事长一职,副总经理、乐视致新总裁梁军接任总经理职务

■6月14日 梁军任命任冠军为乐视市场传播营销高级副总裁,兼任乐视致新CMO,任命毕琳为乐视人力资源副总裁

■7月6日 贾跃亭宣布辞去乐视所有职务,全面退出乐视董事会

■7月17日 孙宏斌、梁军、乐视影业CEO张昭以非独立董事身份进入乐视董事会,乐视董事会成员增加至8位

■7月21日 孙宏斌当选为乐视董事长,梁军和张昭被分别任命为乐视CEO和首席内容官

■8月15日 梁军任命袁斌为乐视及上市体系CTO,同时担任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董事长,任命刘淑青为乐视高级副总裁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