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五问肖钢你有杀手锏吗

2019-02-26 18:01:03

五问肖钢:你有杀手锏吗?

谁都知道证监会自身的职能和权限很有限,证监会主席屁股底下是一把一直发烫的椅子。就目前中国股市的熊样,我想问问肖钢先生:您到底有没有、敢不敢使出杀手锏?

点击查看>>>最新鲜的新股资讯点击进入>>>最全最及时的新股申购数据

谁都知道证监会自身的职能和权限很有限,证监会主席屁股底下是一把一直发烫的椅子。这个活儿实在是不好玩,坐在这个把椅子的人物,无过便是功。但是,就目前中国股市的熊样,我想问问肖钢先生:您到底有没有、敢不敢使出杀手锏?

一问:好的上市公司缺钱吗?

据我所知,现在中国绝大多数真正好的公司根本不缺钱,稍微看好且适合“做局”的公司,来敲门的络绎不绝,一个个手持IPO符节,而真正执着创业、需要资金的公司却化缘无门。

所以,急于上市的公司有两种情况:要么有一帮恶人要“绑架”好的公司,让其学坏,一起到资本市场大捞特捞一把,然后挥手而去。看看这些年来,已经上市的公司,融到的巨额资本都干了什么?要么还是那帮恶人包装一个概念公司或者修复一个壳,然后到资本市场去大肆窃取。试想想如果没有一个强大而深厚的利益链条,能把一个分文不值的空壳玩得天花乱转吗?

二问:排队上市的压力不可抗拒吗?

明眼人心里都很清楚,八百多家排队等待上市的公司所形成的压力,怎能不让人害怕?恐怕连“党和国家领导人”级别的一些人物都难以抗拒,你证监会主席能妥协吗

五问肖钢你有杀手锏吗

?这些排队等候的公司,为了上市“成仙”或明或暗地为一些机构和个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这几年多少受益人说情吹风、多少力量频频施压,要求A股开闸,你证监会能抗拒的了吗?

但是这些公司到底是给股市输送真金白银还是掺水,不需要去问上帝,股指态势已经说明一切。这不,IPO杠杆开闸,憋坏了的投机者边兽性大发、难以自治,证监会不得不紧急叫停。

三问:衍生交易适合中国吗?

我近几年一直关注和研究西方资本市场的策略和猫腻,深深感知到:西方资本市场的“衍生交易”,几乎百分之百不适应中国,肯定会把资本市场搞乱,所谓的一些海归人士策划化和谏言的衍生交易,就是给中国资本市场引入投资的恶魔,受益的只能是投机家、金融机构和政府财政。

难道我们的政府财政可怜到为了收几块钱的税就甘心情愿被金融投机资本牵马拽镫吗?西方之所以衍生交易“发达”,一是因为实体经济基础日渐薄弱,而要维持资金池爆满,给金融机构逐利和财政创收,就得玩虚拟衍生游戏;而中国具有当今全球最雄厚的实体经济基础,还需要玩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吗?看看股指期货把A股搅合称什么样子啦?

四问:当下股市对国民经济利大弊大?

我希望政府官员和我们有良心的财经人士、实打实做实业的企业家们静心想想:当下的股市对推动整个国民经济发展到底利大还是弊大。我认为:明显的弊大于利。

所谓利,不过是给上市公司股东、给少数机构及个人、给国家财政提供了免费提款和顺手牵羊的机会----而且这种贡献主要不是来源于上市公司的价值创造,而是来源于直接从二级市场投资者身上“抽血刮油”。

所谓弊,主要是:让好的公司学坏了不再专注于实体运营,让不好的公司偷窃资本,让金融机构远离实体经济而不断坐大,让中国快速形成形形色色靠玩资本投机而膨胀起来的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让无数脚踏实地做实体经济的中小企业累死累活,让亿万股民在希望中放血、在失望中割肉,等等。

总之,当下的中国资本市场,给整个国民经济笼罩了厚厚的雾霾,雾霾下是很多硕鼠在大肆偷食。您说,利大还是弊大?小平同学当年就股市这样的论述:“证券、股市,这些东西究竟好不好,有没有危险,…要坚决地试…,看对了,搞一两年对了,放开;错了,纠正,关了就是了。关,也可以快关,也可以慢关,也可以留一点尾巴。怕什么,坚持这种态度就不要紧,就不会犯大错误。”

当然关是关不了啦,但是小平先生的态度值的借鉴:在目前情势下,可以采取休养生息、根除毒素、转换思维、深层改革的策略。

五问:如何打黑救民?

中国资本市场之黑,可以说黑到来去无影、不知鬼穴。僵化的体制、强大的权力、密植的权贵关系,使得整个资本市场表面风平浪静、暖风徐徐,但深层利益关系令人后怕。都说新一届执政集团的改革新政推行起来非常难,难在哪里呢?

一个最大的难度就在于:形形色色的既得利益集团直接和简介把控着金融资本市场。在这种格局下,你肖钢先生如何打黑救民呢?就是把证监会所有人员增加十倍、搞得累死累活恐怕也难办。因为你的思维方式和策略错了。

所以,得转换一下思维。十八届三中全会就股市改革只原则性地说了一句话:改革发审制度。这就把你难住了?其他方面没说并不等于不能做而是让你创造性去做。因此要有“翻天妙手、与前不同”的思维和策略。

其实,谁都知道证监会自身的职能和权限很有限,证监会主席屁股底下是一把一直发烫的椅子。这个活儿实在是不好玩,坐在这个把椅子的人物,无过便是功。但是,就目前中国股市的熊样,我想问问肖钢先生:您到底有没有、敢不敢使出杀手锏?

在此,我说三点,肯定能使股市修养生息并拐头向上,并逐渐是中国股市成为全球最强大的股市,如果按照下面三点做了而没有这个预期收效,我就到证监会门口趴行十圈:

第一招:关闭所有衍生交易,结束投机乱局,让所有投资资本回归“正道”,服务于国民经济的健康运行。

第二招:不设定期限关闸IPO,直到资本市场改革取得成功,然后再清理已有上市公司中的“南郭先生”,届时再踢出去1家放进来2家;然后在运筹进入良性上市循环。

第三招:成立由有人气的务实派金融专家、投资者代表及官方代表组成的“中国股市改革发展议事决策委员会”,对重大改革事宜采取民主议事、投票决策的方式。

以上三招既不会威胁一党执政和政府施政,也不会受僵化僵化体制约束,更不会置证监会于被动地位,而且与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相符,何乐不为呢?除非你怕失去权力、怕担当改革失败的。

(本文作者介绍:香港环球经济电讯社首席经济学家、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访问学者、高级研究员,政府及财团大型投资项目顾问,产业项目风险及可行性评估专家。)

专家解读>>>

李大霄:新股要晾凉了才能买 打新者并非投资者

叶檀:打蛇没打中七寸 骂新股发行没有骂到根上

刘纪鹏:治理三高 700多家新股打包发行

谢百三:“买新股须买老股”是最糟糕的“改革”

(:DF010)

证监会对询价路演提起不信任案

“莫名其妙,以前不让媒体进去,现在连机构也不让进了。”一位在路演现场,因未获邀请而被拒之门外的机构人士抱怨道。

事实上,他的遭遇在目前的路演现场早已司空见惯。而发行人对待媒体更是达到了严防死守的地步。

这一切不禁让人们更加好奇:神秘的路演现场究竟在发生些什么?

随着奥赛康()IPO发行被紧急叫停,证监会对此也表示了自己的担忧。1月12日晚间,证监会针对新股上市诸多问题发布三条新规,首当其冲便是“将对发行人的询价、路演过程进行抽查”。

“很显然奥赛康的天价发行,已经让监管层对新股询价路演过程产生怀疑。”上海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投行人士认为。

尽管有五家公司的发行被紧急叫停,但路演的拟上市公司并未受到影响,而路演现场仍未揭开神秘面纱。

1月13日北京一共有4家公司进行了路演。一家公司的路演工作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路演都是照常进行,并未受到影响。现场也并未出现前来抽查的证监会人士。

据一位参加了路演的机构人士透露,“除了公司对信息的披露更加严格了一些,与之前并没什么区别,都还是按招股书里的东西在介绍”。

有一点还是和往常一样:媒体和未预约人士依旧无法入场。

21世纪经济报道来到鼎捷软件()的路演现场,就被挡在了门外。尽管当天只有45名机构投资者参与,“非相关人士”还是无法进入现场。

越来越神秘的路演现场

事实上,不仅是鼎捷软件,21世纪经济报道近日前往多家新股的路演现场,均被拒之门外。

在路演现场一位保荐机构人士表示:“现在对身份验证比较严,只允许有预约的投资者进场,未预约的投资者及媒体都不能进入,身份证与人头像对不上的,不能进场。”

不仅仅是财经媒体,一些机构人士同样吃到了闭门羹。

一位私募人士说:“今天准备了两张名片和身份证,用来验证从业资格,结果工作人员拒绝我入场,原因是未登记,紧急联系相关券商的朋友数次说情还是不行,最后从边门混入坐在最后,但是又被工作人员再次请出登记,最后在我不断坚持下才听完路演。”

一位财经公关公司人士表示:“现在的一对多路演看管得很严格,不是邀请的机构都不让进,因为会里明文要求了在推介的时候不能用超过招股说明书的内容,而且场内有监管部门人士旁听,路演材料、现场录音均要求备案,以备需要时追查,而以往对此并无硬性要求。所以都格外小心。”

而上述说法却遭到了一位私募人士的反驳,“如果证监会已经有人进场旁听,并且有录音备案,这次何必还专门出文规定?”

需在阳光下运行

尽管此次新股路演堪称最为严格规范,但证监会1月12日下发的《关于加强新股发行监管的措施》中第一条便剑指路演。

证监会明确提出将抽查询价、路演过程,发现“在路演推介过程中使用除招股意向书等公开信息以外的发行人其他信息的,中止其发行,并依据相关规定对发行人、主承销商采取监管措施。涉嫌违法违规的,依法处理。”

“证监会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以前路演的时候,的确存在发行人为了追求更高发行价,夸大其词,过分宣传的现象。”前述券商投行人士坦言,而封闭的路演现场无疑很容易为此类合谋提供土壤和温床。

而对于为什么媒体不能入场,一位财经公关公司的人士的解释是:“公司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最没有安全感。你们要是写些正面的还好,要是写的是不利于公司上市的东西,以至于左右发行股价的话,对公司来说就是大麻烦了。”

“这根本不是理由,假如公司光明磊落为什么怕媒体进入路演现场,如果媒体进行虚假报道,公司可以追究甚至起诉,如果媒体报道的是合理质疑,这恰恰是证监会鼓励的行为啊。”一位同样被拒之门外的私募人士表示。

在其看来,上市公司本身就应该最大限度地敞开自己,但在上市的第一步就搞得如此神秘和封闭,“实在不是一个公众公司该有的样子。”

“证监会与其扛起抽查的担子,还不如向媒体彻底放开路演现场,让询价真正在阳光下运行。”前述投行人士建言,“在程序上我的确相信这一批公司肯定没有问题,但谁能保证后续新股在此类场合永远没有猫腻呢?”

据其透露,不仅是在公开的路演现场,以前发行人往往还私下拜访一些重要的询价机构,“请客吃饭是常有的事,而且往往会送一些比较贵重的礼物”。

在其看来,证监会真正应该治理的是这一块的“猫腻”,而不是仅仅将目光盯住路演现场。(21世纪经济报道)

(:DF010)

监管层施压询价灰色行径 私下勾兑之风偃旗息鼓

1月12日晚,寒夜里,谁辗转难眠?

IPO暂停一年多酝酿出来的改革方案,核心是对新股发行“三高”现象的围追堵截,但轻易就被奥赛康32亿的大股东老股减持套现瓦解。可以想象,从1月11日凌晨奥赛康发布暂缓发行公告开始,监管部门中,不少人就已经彻夜难眠。12日晚,监管部门“堵漏”的新规紧急出台,并“配套”奥赛康保荐机构被稽查消息传开,此中深意,已足够利益链条中的发行人、投行和询价机构彻夜回味了。

“元旦以来至1月12日,你可以在饭桌上问发行人和投行对于发行价的心理价位,他们可以私下告诉你。但昨天夜里之后,过去悄悄问的东西,都不可以问了。” 一位长期参与询价的机构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这种变化,来源于证监会1月12日晚间发布的《关于加强新股发行监管的措施》。

在该新规中,证监会明确表示将对发行人的询价、路演过程进行抽查,严控信息不对称。若发现发行人和主承销商在路演推介过程中,使用除招股说明书等公开信息以外的发行人其他信息的,将中止其发行。

“新规针对的是部分询价机构和券商的私下勾兑行为。”深圳一家合资基金公司基金经理表示,新股询价犹如黑箱操作,入围必须和投行搞关系,“比以前更黑”。

私下勾兑“预约报价”

在很多机构看来,IPO改革后,询价机构和券商的勾兑手段更升一级。

“以前新股发行有超募,发行价格完全是由询价决定,勾兑手段是向券商打听其他机构的报价。但如今不允许超募,融资额确定,只要知道发行费用和老股转让的数量,就能提前算出发行价的区间。”前述深圳合资基金经理介绍。

机构计算发行价的公式是〔(拟募集资金+发行费用)/拟发行价〕+现有总股本=〔(拟募集资金+发行费用)/拟发行价+老股转让上限〕×4。在这道公式中,未知的变量是发行费用和老股转让数量。

“投行知道发行人想转让的老股数量,可以推导出融资总额和发行费用。这三个数字拿到后,就可以算出发行价格。”前述合资基金经理透露,老股减持数量和发行费用可以私下向投行打听到。

IPO重启以来,证监会规定公开路演和正式场合的私下路演均要录音,这类型交流主要围绕招股说明书。

事实上,真正涉及发行价的讨论,主要是在饭桌上。

“券商研究员负责联系几家规模比较大的基金经理吃饭,发行人的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都会出席,吃饭期间会聊到发行价格。如公司希望发到多少价位、基金经理的报价以及申购的数量。”深圳一位参与了两三家新股饭局的基金经理介绍。

这种只针对少数机构群体的高端的、私下饭局路演,被业内戏称为预约报价。

“机构和承销商会找十几家有认购意向的机构吃饭,饭桌上会谈价格和数量。”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参加这种饭局,询价机构可以摸清发行人的心理价位,提高报价入围的概率。

除了透露发行报价区间,操作更为激进的是提前圈定发行价格和入围机构名单。

“有家外资投行找了十几家机构小范围询价,一早就确定配售对象和发行价格。”一位研究员在上海参与外资行保荐的新股路演,被同行建议“不要徒劳无功地报价”。

深圳一位私募直接被告知不接受询价。“你们是否有询价资格,我们还要审核。但就算你报了,我们也不让你入围。”这位私募事后听到的传言是,这家投行早已找好配售对象。

在机构看来,这种行为属于私下勾兑。但在投行看来,这是模仿海外投行的自主配售。

“海外模式是不需要询价,投行找十几家机构,自主协商价格,自主决定配售对象。”一位分管资本市场部的投行人士认为,国内采取询价方式只是一种过渡期的做法。

靠专业报价

但现在,无论是透露发行价位,还是提前圈定一批配售对象,这些行为均被叫停。“现在不能问了。如果再发生这种事情,上市公司要中止发行,投行要丢饭碗。”一位询价机构表示,证监会不允许机构私下勾兑,但大家都这么干。如今,证监会要抽查询价、路演过程,没人敢“顶风作案”。

据了解,早在1月9日奥赛康暂缓发行的消息公布后,投行和发行人就变得非常谨慎。

“高压之下,谁还敢说?万一被枪打出头鸟,像奥赛康那样怎么办?”前述分管资本市场部的投行人士透露,发行人都很紧张,现在忙着背招股说明书的内容,就怕自己说错话。

在监管加码的背景下,发行人、投行与询价机构未来的沟通将集中在招股说明书。“完全围绕招股说明书,差别在于面对面沟通表述丰富一点,招股说明书的概括简单一些。”前述投行人士称,预计近期投行和发行人不会再安排私下见面沟通的饭局。

排除饭局外,机构投资者能获得的信息与普通个人投资者没有差别。

“有投行带着公司高管过来基金公司路演,从进门开始讲就录音,全是围绕招股说明书,没办法聊到更深一点的内容。”深圳一位股票型基金经理介绍,公开路演更是全场录音,更无法了解招股说明书以外的信息。

不过,这对靠研究能力定价的询价机构是利好。

“奥赛康事件后,后续发行新股价格会往下走,这为上市后留出了更大的获利空间。”一位基金经理称,依然会参与询价,但报价会更为谨慎。

平安资管一位投资经理表示,他们对近期的一系列事件不敏感,会继续按自己的原则报价——按合理定价来拿,给自己留出利润空间。(21世纪经济报道)

(:DF01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